扫描现代足球的明星 – FIFA脸型采集工作人员访谈

2018.10.17 分类:FIFA 19 作者:Vincent Cheng

在FIFA 19带来的欧洲冠军联赛中,豪强林立,精彩纷呈,传奇正盛。为了在游戏中呈现最逼真的球员形象,两位摄影专家Sam Mynott和Motion Capture从EA温哥华出发,游遍世界各地。接下来就让我们为你带来他们和EA动态捕捉工作室的故事。

首先,能谈谈你们自己吗?

Paul: 我的名字是Paul Boulet,我在EA已经工作了4年了。我的专长是3D建模和动画后期制作,因此我得到了EA动态捕捉工作室的工作。

Sam: 我的名字是Sam Mynott,我从2006年开始就在动态捕捉工作室工作。

“我们的工作有许多具体步骤组合而成,因此合作和效率是必不可少的。”

 

你们是怎样得到“扫描全世界球员”这项工作的呢?

Paul: 我很幸运,差不多是刚刚离开校园就成为了动态捕捉工作室的一名助理。一开始这只是一份短合同,但是我一直很努力,给工作室留下了深刻印象,因此他们正式雇佣了我。

Sam: 2006年的时候,作为一名电视转播专业的年轻人,我的职业规划是视频编辑或者电影制作。我在Craigslist上找到了现在的工作,然后就是申请,面试,入职。关于捕捉和3D扫描的一切知识都是我在工作中学习到的。

 

你们的工作内容需要你经常出远门,拜访许多知名俱乐部,和他们的球员亲切会面。在旅途中你们感觉如何?

Sam: 我已经适应了这种需要大量旅行的工作模式——Paul和我在过去的一年各自有四个月时间花在不断的跑路上。虽然离家的路很漫长,但是我们也得以见识各种曾经难以体验的风土人情。

“最重要的是摄影知识和扫描软件的使用技巧,这样你才能从照片中把握那些创造高质量扫描模型的重点。”

 

能否描述一下脸部扫描技术的具体内容?

Paul: 脸部扫描技术的理论基础称为photogrammetry,意思是用照片来给人的面部描绘出一张地图。我们把所有的照片带回温哥华,然后给每一个球员塑造脸部模型。这些照片要经过特殊的软件进行处理,找出每一张照片的“唯一标签”,雀斑和皮肤上的毛孔都算在内。一单这些照片对比完毕,软件会开始构建球员脸型的地图。最终的3D人脸模型就根据这些标签和地图来创造。

由于新生成的扫描模型都比较粗糙,每一个扫描后的模型都会交给职业画师去进行优化。画师让模型更加圆滑,同时把球员的真人照片作为参考依据,完成最终的模型调整,让3D模型的材质看起来和真实的运动员相差无几。

 

扫描需要什么独特的技巧吗?

Paul: 最重要的是摄影知识和扫描软件的使用技巧,这样你才能从照片中把握那些创造高质量扫描模型的重点。

Sam: 熟练操控我们的专业相机和相关的扫描软件是非常重要的。然后通过大量的实践经验才能让你掌握整个作业流程,完善工作中的布置。细节是魔鬼,比方说相机对焦和景深应该如何对应调整。我们的各种布置和准备工作非常的繁杂,因此团队合作是必不可少的。

 

你们是不是要在各个俱乐部之间来回搬运大量的设备?

Paul: 是的!我们有11个设备箱,装载了差不多550磅的设备,包括相机,电脑,金属支架,灯光……

 

你们合作已经好些年了,到现在为止你们觉得这项工作自身有什么发展和进步?

Sam: 设备框架变得更小了,相机和捕捉软件都进行了更新换代。在几年前,我们要在一个帐篷里完成360°的拍摄工作,帐篷的外围还要配上足够的分布式的照明设备。现在我们不需要围个帐篷了,金属框架的布局只需要180°的范围,照明灯也小型化了。偏光灯改进了扫描质量,在游戏里它和引擎的光线效果互相影响。有一些升级换代工作效果非常显著,降低了我们摄制的难度,缩短了工时,让操作人员的效率提高。

 

你们的扫描工作是怎样影响FIFA这款游戏作品的?

Paul: 脸部扫描最大的目的是提供真实的形象和游戏代入感。我相信所有人都希望在操纵他们最喜欢的球星进行游戏时看到的是一张和本人一模一样的形象。

 

在你的工作中你有给自己最喜欢的球员扫描过吗?

Sam: 作为一个加拿大人,我最喜欢的其实是冰球,因此我并不是一个狂热的足球粉丝。尽管如此碰到那些球员依然是一件很有趣的事情,因为他们自己就是FIFA玩家,在进行扫描的时候显得很兴奋。

 

和职业球员一起工作是一种怎样的体验,他们中有很多人都是FIFA玩家,这会给你们带来额外的压力吗?

Paul: 和球员一起工作真的很爽,他们几乎都是FIFA玩家,不过只有一小部分人会向我们询问他们在游戏里的形象和相关数据。总的来说,大家在参与脸部扫描的过程中都很开心。

Sam: 足球运动员在工作中很配合,很有礼貌。大部分人都玩FIFA,参与的时候也很开心,我们的工作也变得更轻松了。我们只是一个庞大团队中的一个小小的组成部分,所以我并没有感觉到有什么压力。

 

在长途跋涉之后的回程路上,你最期盼做什么?

Paul: 睡在自己的床上,见到家人和朋友。家是独一无二的。

Sam: 回家下厨,在家吃饭,上床睡觉。